?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历史记录
歡迎光臨生態文明建設與研究網!
新聞動態

中山大學歷史學系曹天忠教授蒞臨我所講學

來源/作者:王彤 梁軻發布時間:2019-04-20 瀏覽次數:89

中山大學歷史學系曹天忠教授蒞臨我所講學

2019年4月18日晚,云南大學西南環境史研究所“十周年紀念系列活動之二暨名家學術報告之二”在云南大學東陸校區科學館第11會議室順利舉行。本次講座有幸邀請到中山大學歷史系曹天忠教授,西南環境史研究所耿金老師主持交流會,云南大學東陸校區各院系同學積極參與學習和探討交流。

圖1 耿金老師主持本次學術講座

本場學術報告主講人中山大學曹天忠教授為我們做了題為《略讀歷史研究中史料與史論的關系》的精彩學術報告。曹教授主要從歷史研究的過程、史料的搜集與辨析、史論的理解和運用三個方面為我們講述了歷史研究中值得注意和深思的基本問題及研究理路。

首先,曹天忠教授從“歷史研究”的概念和定義出發,認為歷史研究需要本體與客體的有機結合,在充分認識歷史學的主體性的前提下,尋求和接近歷史的真實,即歷史研究是研究者對某一問題由已知歷史推出未知歷史的過程。曹教授認為一個完整的歷史研究過程,須要有四個方面的維度:一是要明確歷史的研究主體,即“人”;還要有研究客體,即“事”,事件必須是歷史上已經發生的真實事件,亦可稱為“客觀存在”,研究者主體對客體的認識過程是歷史研究的必備條件,因此歷史認識具有兩重性,即個體的主觀性和對象的客觀性并存,因此歷史研究是個體在客體的認識基礎上不斷接近歷史真實的過程。二要有邏輯,歷史研究的最佳狀態是是歷史與邏輯的統一,時間先后順序的統一是歷史學的基礎,從發生學角度而言,歷史具有歷時性的特點,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歷史學其實是時間的學問,只有時間理順了,才能在此基礎上進行深層次的研究;三需要有理論,但歷史學的理論與哲學等其他社會科學不同,它不是憑空想象的,而是在充分研讀史料的基礎上產生和形成的,即論從史出。四是需要有參照系,即學術史。學術研究動態是我們產生問題意識的重要維度,只有在充分掌握學術動態的基礎上,才能將個人研究與已有研究進行分界與區別,才能發現自己理論與方法的應用、內容與觀點與他者的差別,進而才有學術創新性。

其次,對于什么是史料,曹天忠教授有著自己的獨到的見解,他認為史料是已經發生了的現實存在物。歷史學一定程度上是對過去實踐的非現場性認識。通過已發生客觀存在,如何認識歷史?是我們值得思考的,這就需要我們以史料為立足點,沒有史料就稱不上史學。歷史研究者就應該在研究的過程中弄清基本史實常識,廣泛收集和解讀史料。史料從載體上有實物史料和文字史料(檔案、書、期刊、方志等),按接近歷史事實程度,可分為一手資料和次生資料。同時我們要辯證的選擇和運用史料,要根據具體問題活用史料。

最后,曹教授從史料與史論的關系入手,深入淺出、生動形象的講述了史學工作者進行史學研究中應有的素養和應注意的問題。曹老師認為,史料與史論的關系主要有三種,第一種是“史論結合”;第二種是“論從史出”;第三種是“以論帶史”,三者關系主要產生于20世紀五六十年代,而事實上肇始于民國時期。如馮友蘭先生的“考古說”、釋古(如郭沫若先生)、疑古(顧頡剛先生:古史辯)。對史論結合、論叢史出、以論代史三種研究類型的認識上,曹天忠教授認為,三種類型的研究類型在歷史研究中都應當被認可,研究者應該根據自己的研究興趣和專場作出個人的選擇,但同時認為,論從史出是史學研究的基礎,實證研究是歷史研究中必不可少的環節,一個優秀的歷史學家必定是實證研究者,這需要廣大研究者廣泛閱讀史料,尤其是要熟知論題研究的基本史料,亦不可放棄對關鍵史料的掌握,應“通”的基礎上,對史論結合、論叢史出、以論代史三種類進行統攝。因此三種類型之間并非彼此對立,而是相互聯系、相互融通。在歷史研究過程中,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認真疏爬史料,發現問題,堅持論叢史出,并要盡量約束自我主觀性的沖動,冷靜尋找史料時間的內在聯系,而不是急于尋求外在聯系(史學理論)。在研究成果呈現的階段,應當根據問題意識和問題導向按照以論代史(重新用中心主題和觀點組織材料)的方式撰寫和深入的思考,在行文的具體過程中應當堅持史論結合的方式。總而言之,要尋求史論結合、論叢史出、以論代史三者之間的統一性,即“通”,堅持史料與史實、宏觀與微觀史論結合,史論結合。我們要明白,論叢史出、以論代史等不僅是歷史哲學及理論問題,更是方法論問題。

圖2 曹天忠教授精彩授課現場

提問環節中,曹天忠教授等中山大學的老師與同學們與大家進行了良好的互動交流,交流回答了在座者關于偽史料的運用、如何避免研究學術史出現的問題、現有史料中怎么更好的提煉自己的觀點、跨學科的史料怎樣實現歷史學的本體化、沒有文字記載的少數民族地區對于圖像史料等如何運用、怎么做到史論結合、使用口述史的史料是如何鑒別真假等問題。李欣榮副教授回應到在史料的多元化下,如何利用豐富的史料?首先應當具有清晰的問題意識,在研究中嘗試創新性探索和探究。劉宇研究院對口述史史料的問題也做了解答,口述史料應當有嚴格的界定,口述史料是由訪談者和受訪談者共同實現的,訪談者可以引導受訪談者,也可以在訪談過程中對受訪談者的講述內容加以鑒別現藏檔案和已出版檔案是否都具有真實性。曹天忠教授最后總體回答了同學們的問題,真正的歷史研究史料的選用及真實性因題而異,而是要研究主題根據研究的需要作出自我的選擇。辯證性地活用史料非常重要。

講座結束時,耿金老師代表西南環境史研究所全體人員對曹天忠教授精彩的報告表達了感謝,通過報告我們了解到很多有關歷史研究的問題,真的是受益匪淺,曹天忠教授也在結束之際也對研究所成立十周年以及研究所的未來的發展表達了衷心的祝福。

圖3 云南大學西南環境史研究所師生與曹天忠教授合影

广东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